小易視野 | 疫情時刻,一顆來自武漢的棗,需要隔離么?

文章作者:中農網

突如其來的疫情,實體經濟遭遇巨大沖擊,企業的生存更加艱難。我們更加堅信在未來的歲月里,”黑天鵝“將成為常態,每一次”黑天鵝“的來臨,都會帶來不可估量的災難,但是,也總會有那么一些可以在困境中突圍而出的佼佼者,追蹤他們的身影,尋找我們的答案,在觀察與思考中且行且長安。


“年前在淘寶買的XXX,到現在還沒收到。”

“我的也是,一個半月了,賣家都還沒有發貨。”


一場疫情,讓習慣了今天下單、明天收貨的剁手黨們,開始陷入了漫長的等待。

然而,一向愛網購零食的小易,似乎并沒有遇到這樣的尷尬,手中的良品鋪子脆冬棗依然香脆,下單、收貨毫無障礙。

2月24日,小易工作之際,電腦上彈出了“武漢企業良品鋪子,成功登錄A股‘云上市’”,小易望了望手中的脆冬棗,一時不知該把這顆棗丟嘴里,還是拿去隔離,心中百轉千回,“這是來自武漢的棗......”。

可是,武漢不是封城了么?來自武漢的棗,怎么還能自疫情期間給我供貨呢?帶著疑問與好奇,小易開始對手中的棗子展開了“溯源”。


不論是線上渠道還是線下門店,良品鋪子的運轉都離不開生產、流通、銷售三個環節,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都會導致鏈條斷裂。那么,良品鋪子是怎么做到身處“重災區”而產業鏈不斷裂的呢?

01

生產端:源頭控貨、備貨充足


2019年初,良品鋪子為了從零食行業的同質化競爭中脫身,將自己定位為“高端零食”,并給高端零食賦予了專屬“良品”的含義。

零食行業最上游是農業,中國因為自然環境、文化差異等因素,導致農產品供給大都處于高度分散的狀況,從而難以形成高質量、規模化的農產品企業,也使得終端食品行業普遍不具備深加工能力,產品質量良莠不齊、產品附加值低。然而,近年來,在消費升級的帶動下,人們對食品的需求卻已經從能吃過渡到好吃。

在這樣的需求引領下,良品鋪子將自己的品牌控制力從工廠延伸到了種植園,嘗試用工業思維,改良農業生產。以黃桃為例,良品鋪子在選擇河北味豐黃桃為原料前,對黃桃的種植進行了全面的調研,先通過農場土壤檢驗報告、水質檢驗報告、農殘檢驗報告等篩選出最適合種植黃桃的土地,在詳細了解種植環節及技術后,再與當地工廠、農場簽約,實現定點專供。落實定點專供之后,良品鋪子還要深度介入黃桃種植端到工廠端全過程,參與到黃桃品種確定、種植、病蟲害、收購統一管理(約定質量等級、保護價收購)、加工工藝等具體過程中。

在良品鋪子的黃桃溯源目錄里,詳細記錄有黃桃基地的種植、肥水、病蟲害、采收、入庫、加工、檢驗、出廠等每個環節、關鍵細節。而這種對于食品原料的溯源管控,已經通過數字化系統建立一套完整產品標準,并會在良品鋪子、原料商、生產商的三方合同中有所體現,讓每個細節都能在標準化流程中推進。

除了在國內展開原材料溯源管控外,良品鋪子也將這套體系復制到了境外,在全球32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44個農業產業集群及供應鏈體系,完成了190種原材料的跨國采購,其中包括40余種產品是直接與產地簽約,支撐其在全球范圍內匯集優質的原料和研發生產資源,并與近2300多家食品類、輔料類合作伙伴建立了合作關系,建立理化標準和感官標準,設置不同部門將產品采購、質量管控分段管控,從源頭把控產品品質。

源源不斷的優質原料、資源供應,為良品鋪子的生產提供了保障,而完善的備貨計劃,則讓良品鋪子的經營沒有后顧之憂。按照每年上游供應商生產的和休假節奏安排,良品鋪子在春節前便已經對節后半個月的除短保產品外的其他產品進行了提前備貨,并同步啟動了向各大上游供應商的節后供貨計劃。因此,哪怕是疫情期間,也讓良品鋪子的原料供應穩定、貨源充足。

02

流通端:門店前置倉、數字化運轉


有了充足的貨源保障,進入到了產品流轉的環節,倉儲和物流就成了關鍵。疫情期間,物流受阻,良品鋪子的產品又是如何從工廠到達消費者手中?

據良品鋪子的招股說明書介紹,截至2019年6月30日,良品鋪子在武漢、嘉興等城市通過自有或租賃的方式設有4個自營倉庫,同時還與第三方倉儲服務商進行合作,在上海、廣州、天津、西安等城市設立了10個倉儲基地。

1月23日,武漢封城以后,良品鋪子的武漢1號倉只能供給武漢,于是,良品鋪子調整了全國門店的配送路徑,由西南倉來覆蓋云、貴、川、陜、豫的門店貨物配送,華南倉則負責蘇、浙、滬、湘、贛的門店貨物配送。

除此之外,面對如何保障疫情期間的供貨問題,良品鋪子副總裁趙剛回應,“我們的貨不是只在倉庫,而是已經放到門店了。”也就是說,良品鋪子現在的2237家實體門店,都是消費者家門口的前置倉,不怕沒有貨,就怕沒有客。

當然,作為一家全國有2300家門店、1200多個SKU的零食企業,良品鋪子的正常運轉也離不開一套數字化的供應鏈系統,而且與以往零售周轉中的缺貨再補不同的是,良品鋪子的供應鏈是消費者下單生產訂單后,廠家同步補貨,實現了“以銷定產,自動補貨”。

圖片來源:招股說明書


在采購環節,供應商按照采購計劃,結合EC系統上的庫存量和銷售量進行原料備貨和產品生產,采購部門根據產品在區域銷售的數據分析,聯絡供應商或物流服務商將貨物運配至自營倉庫,產品入庫時,由質保中心根據質量檢驗平臺的數據,針對不同供應商進行不同級別的質量檢驗,檢驗合格后方可入庫。

在倉儲環節,根據實際需要及相關的流程指引、質控規定對產品進行上架、移庫、盤點和庫內抽檢等操作,如需調撥入倉,再根據訂單管理系統中的相關數據執行倉與倉之間的商品調撥。

在物流運作環節,EWM物流系統與各渠道的銷售系統的全面聯通,實現了在接受訂單后,在就近倉庫以更優方式進行訂單物流交付的功能。接到發貨訂單時,通過EWM系統將銷售需求轉換為物流作業任務,根據訂單的不同屬性對其進行分類,在庫內執行播種式分揀、揀選、復核等業務流程后完成出庫。出庫后,根據訂單渠道類型,通過EWM系統配置規則進行物流配送服務。EWM系統與各物流承運商系統的數據共享,也實現了對訂單的實時監控,提升了對物流時效和異常管控的能力。

供應鏈系統的數字化打通,讓良品鋪子實現了線上線下銷售通路的一體化管理,當門店或者在某一個區域碰到向疫情這樣的不可抗力時,就會有多渠道、多中心、多業務的處理能力,即使面對無法預料的災害、災難,也不會因為某個地方出現問題,導致整個企業沒有辦法運轉。這是良品鋪子倚靠數字化的力量給自己帶來的“免疫力”。

03

銷售端:線上線下全渠道打通


生產和流通都沒有問題,再來看看銷售端。2011年,良品鋪子從線下走到線上。同一年,中國零食行業的另外兩大品牌三只松鼠、百草味專攻線上。三只松鼠只在線上銷售,上線僅65天,就躍居天貓堅果類銷售冠軍。百草味砍掉所有線下店鋪,用4年時間,將營收做到了10億。

和三只松鼠、百草味不同的是,良品鋪子并沒有放棄線下門店,從2006年到2019年上半年,通過直營+加盟的模式,已在湖北、湖南、四川、江西、河南、廣東、江蘇、陜西、重慶、廣西、浙江、安徽、福建和上海等省市的主要城市建立了2237家線下門店,初步形成了全面覆蓋華中并逐步向華東、華南輻射的銷售網絡。

至此,良品鋪子構建了“以門店終端、線上平臺為核心”的全渠道銷售網絡

門店終端方面,良品鋪子通過“深耕華中,輻射全國”的戰略布局,在省會城市和地級市的主城區,在一個局部區域密集開店,利用零食沖動性、及時性、高頻性的消費特性,培養消費者的購物習慣。

線上平臺方面,良品鋪子通過“平臺電商+社交電商+自營渠道”的多線布局,形成了線上渠道全面覆蓋的運營網絡。良品鋪子將線上分為B2B、B2C兩大部類,前者是向京東自營、天貓超市、唯品會及其它線上經銷商供貨,后者是到天貓、京東開旗艦店及通過良品APP向消費者銷售,除此之外,良品鋪子還在微博、微信等各大社交平臺上多點并行,且通過影視植入、綜藝贊助、線上線下媒介等多種形式開展宣傳活動,提升品牌影響力。

數據來源:招股說明書


線上線下融合方面,良品鋪子通過將門店與美團、餓了么等多個本地生活平臺打通,推出“線上下單快速送達”、“線上下單門店取貨”等多種新型交易方式,連接了消費者找美食、點外賣等類消費場景,及時準確地響應消費者需求,智能推送與消費者需求匹配的信息,形成了“不斷接近終端、隨時提供服務”的銷售渠道布局,實現了門店的在線化,為消費者提供多元化的消費體驗,進一步擴大銷售渠道,實現了線上線下業務的均衡發展。

也正因為有了這種線上加線下的雙驅發展模式,才讓良品鋪子在疫情期間可以快速上線“無接觸門店+”、淘寶直播、手淘“輕店”,快速滿足消費者不僅能在線上下得了單,也能在線下拿得到貨的需求。

END


人們常說,機會總是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那么,對有準備的人來說,危機又何嘗不是寶貴的契機呢?在不可抗力面前,良品鋪子用一種“狡兔三窟”的逆境生存能力,把危機轉為了契機,上市、經營有條不紊,生產、銷售一切如常。在這種非常時期,這樣的如常尤為可貴,我們也更應思考在這種“不可為”趨勢中的“為之”背后,我們能夠做些什么?


截至發稿當日,良品鋪子已連續收獲10個漲停板,11.9元的發行價已升至40.41元,總市值162.04億。在不可抗力面前,良品鋪子用一種“狡兔三窟”的逆境生存能力,把危機轉為了契機,上市、經營有條不紊,生產、銷售一切如常。合抱之木,生于毫末;百丈之臺,起于壘土。“不可為”趨勢中的“為之”,是平日點滴積累的薄發,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危機也一樣。

9期一码中特